Wong Hie Ching                                          

今年八月底,我和一队由18个朋友组成的观光团造访朝鲜(北韩)。抵达平壤机场,我们就感觉到这是一个“特殊”的旅程。移民厅官员的态度和严格的“检查”,让我们立刻意识到:在北韩,我们不能随意发表言论,不受鼓励任意离队,了解民生,更不能提出许多敏感的课题。

 

我们住进一间设备相当堂皇的高级酒店;我们也得到两位“专业”的导游全时间陪伴。第一天的旅程,我就诚心的交代导游,让我们“拜访”一间基督教的教堂。虽然我们在网络中得知北韩社会就是一个所谓的“宗教团体”。金日成(已故)是“宗教领袖”,“主体”思想是他们的“圣经”,但,同样的网络也清楚地阐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68条所赋予人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允许建设宗教设施,举行宗教仪式的权利,何况北韩原本就容纳了许多的宗教,(包括佛教,道教,儒教等)且在17世纪,当基督教传入时,曾有东方耶路撒冷”之称!

 

导游不但没有拒绝我的要求,且毫无犹豫地指出,在平壤有数间的基督教堂,虽然信徒不多,但他们可以自由崇拜。她还继续地说,自1989年起,金日成大学就开办了宗教科目,包括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等。在旅程的第三日,当我们造访妙香山时,她还特别指出,普贤寺在千年前就容纳佛教的印证。.....可惜,旅途结束,她还带不出一间教堂,只草草地用“不顺路“为藉口交待罢了!!

 

我们参观了万寿台,主体思想塔,祖国三大宪章纪念塔,平壤少年宫,解放军博物院,以及板门店后,我对朝鲜有了更深的了解:

 

(一)

朝鲜对美国侵略事(1950-1952年)记恨在心,他们不会,也不愿意轻易原谅美国以及美国所代表的一切。在他们眼中,接纳基督教教义等於接受外来的势力,绝对破坏国家社会秩序。

 

(二)

朝鲜的人民没有真正的自由和喜乐。虽然,我们参观的场所都有纪律的服务员值班,但我们总觉得在人群中,看不到笑容。“无奈”,“听命”过日子,是他们生命真实的写照。

(三)

目前的政治情况,似乎把“传教”的机会化整为“零”。但相信慈爱公义的上帝和祂那永不改变的真理必带来世人不能意料的奇蹟!

 

让我们在祷告中纪念朝鲜(北韩)的同胞!

 


摄于金日成,金正日俩前总统铜像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