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堂卫理妇女会八十感恩庆典励志贺词

华人年议会卫理妇女会会长 – 钱叶月娥

感谢神,慈爱的天父已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们福建堂卫理妇女众姐妹,在怜悯慈爱眷佑下,安稳扎实的渡过80年风雨与熬炼,经历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路径都滴下脂油的日子。在这充满喜乐与永远福乐的日子中,看见姐妹们靠主的恩典建立家庭,栽培了许多敬虔的后代,也看见姐妹们在事奉的道路上培育了许多忠心爱主的下一代,深信众姐妹继续仰赖掌权万有的全能真神,并将此美好的使命楷模一代一代的传承。我们可以肯定且满心感恩的宣告:我们是蒙恩的卫理妇女!

 

古洁璧于 2020 年 6 月 28 日

 

母亲回天家后,许多海外和本地的亲友,以及主内弟兄姐妹为我们祷告,给我们爱心关怀,令我们很感动。在此我代表家人向大家道谢。

母亲的离去,我很伤心,我哀悼我的母亲,好几次嚎啕大哭。然而很快我的哭声停止了,心中取而代之的是主所赐无限的平安,以及我对神无限的感恩。

母亲的离去是意料中的事。早在去年八月份医生就已经发出病危通知,并警示我们母亲可能无法活着离开医院。当时母亲七个当医生的孙辈也认为阿嫲(外祖母)很快就要离开我们了。然而医生

(人)说的不算, 掌管生命的神说的才算。神给母亲多活了 九个多月。

当时我是凭信心把母亲从医院接回家。 我从来没有学过护理,也从来不曾照顾躺床的病人。。。 就单凭对母亲的爱,知道母亲喜欢回自己的家,又看见神为我开照顾母亲的门,我就大胆的告诉医院,我要尽快接母亲回家。

  黄惠清
(SCAC MW)

又是新的一年,各位弟兄姐妹,主里平安,新年蒙恩!

这是我第二次到小亚细亚(现今的土耳其)观光,看到以弗所的 ”毁容” 面貌以及其他约翰在启示录中所提的七个教会的所在地,也遭受到同样的命运,我百感交集,心在滴血。

黄惠清

那是3月12日,星期四,晚祷会开始之前,主持人许本处传道对会友讲说了这段话:“今晚我们堂会采取了一项不寻常的行动,当弟兄姐妹走进圣堂时,招待员会给大家量体温,并喷上洗手液,很快我们将鼓励每一位戴口罩来崇拜。”我知道很多会友觉得这是“没有信心,没有依靠上帝”的表现,因为我们来崇拜,来祷告会,上帝一定会保护,赐平安给我们。。。但,他们没有想到,上帝赐给我们聪明智慧就是要我们遇到“危险”或“必要”时,要随机应变!想不到疫情的严重性急转直下,不到两天(3月15日)的堂会崇拜,就得用直播的方式进行。

黄惠清

在一次去澳洲布里斯本的旅程中,我有机会和一名坐在我旁边的男士交谈(一般上,在出门旅行时,我很喜欢跟旁边的人士传福音。)我问那位皮肤略带黑色的混血儿是否是基督徒,他瞪着眼告诉我: [噢,我的家就在教堂旁边,有很多的朋友邀请我,但我没有“感动”。] 他语气高傲,目中无人。。。后来,我转向其他的话题;聊起家事,工作,旅游心得以及生命的见证。。。他听得入神。。。

忽然,他若有所思,好像被我的见证勾起了他一段难忘的往事。“Mdm我要告诉妳一件我想了很久又难理解的事!”我看他态度变得谦和,就问他的贵姓大名。他说他姓李,话还没说完,我抢着说“My mum also Lee, so I can call you uncle Lee !”就这样,他变得更友善,也开始讲述他精彩刺激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