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洁璧于 2020 年 6 月 28 日

 

母亲回天家后,许多海外和本地的亲友,以及主内弟兄姐妹为我们祷告,给我们爱心关怀,令我们很感动。在此我代表家人向大家道谢。

母亲的离去,我很伤心,我哀悼我的母亲,好几次嚎啕大哭。然而很快我的哭声停止了,心中取而代之的是主所赐无限的平安,以及我对神无限的感恩。

母亲的离去是意料中的事。早在去年八月份医生就已经发出病危通知,并警示我们母亲可能无法活着离开医院。当时母亲七个当医生的孙辈也认为阿嫲(外祖母)很快就要离开我们了。然而医生

(人)说的不算, 掌管生命的神说的才算。神给母亲多活了 九个多月。

当时我是凭信心把母亲从医院接回家。 我从来没有学过护理,也从来不曾照顾躺床的病人。。。 就单凭对母亲的爱,知道母亲喜欢回自己的家,又看见神为我开照顾母亲的门,我就大胆的告诉医院,我要尽快接母亲回家。

当时是八月底/九月初之际,母亲的病情使到我们不敢想象母亲会跟我们一起过圣诞节。没想到,母亲不单跟我们一起过圣诞节,还跟我们一同过阳历新年,农历新年,我的生日,母亲自己 96 岁生日,以及母亲节。

对我们来说,母亲活着的每一天我们都视为神给我们的 bonus

(神额外恩典)。 没想到这个 bonus(额外恩典)竟然延长到九个多月。九个多月,一个新孕胎儿都诞生了。

我觉得神把母亲留下来主要是为了我。神给我这九个多月的时间让我慢慢接受和适应有一天神将会接母亲回天家的事实。若神在去年八月突然把母亲取走,我想我会心碎。我现在一面写一面在哭泣, 这次不是为哀悼母亲,而是因为被神对我的厚爱所感动。我有何德何能,神竟然如此爱我,恩待我。。。

在此我要为几件事情向神献上感谢:

  • 在母亲生命最后两个多月,我能全时间照顾母亲。

因为疫情,神感动我工作的医院和上司让我请假在家自我隔离,专心照顾母亲。那最后两个多月里,我完全不必上班, 我几乎是全时间陪在母亲身边照顾她。

  • 因为政府于五月卅一日放松家访人数从二人至二十人,母亲走前的主日(六月七日)晚,十多位家人才得以聚集在我家探望母亲。
  • 我得以没有遗憾的,亲自照顾母亲直到她离世。

五年半来母亲需要人每天 24 小时照顾她。神感动我的上司和我上班的医院配合母亲的需要,允许我拿假期以及调整我

工作的时间以便照顾母亲。神也感动一些主内姐妹帮助我把母亲照顾得很好。

  • 母亲离世前神及时唤醒我。

神在母亲走前的三分钟唤醒了我。若神没有叫醒我,我就无法跟母亲告别,我想若是如此我会很内疚。在那短短的三分钟,我为母亲祷告,我为母亲祝福,我为母亲唱小时候我们家庭祭坛(家庭礼拜)唱的诗“向前走”(歌词如下:向前走呀,努力向前走,一去不回头。向前走呀,努力向前走, 前进莫退后。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人,不配进天国。向前走 呀,跟主向前走,主就在前头。“ ) 母亲走的很平静安详。

  • 前阵子因为疫情,政府限制只能十人参加葬礼。我们住的维省是在五月卅一号才开始开放,让参加葬礼者增加到五 十。若母亲在这之前回天家,也只有十人能参加葬礼。母亲的儿孙就不只十人。
  • 母亲安息礼拜的前两天,因为疫情在维州加重,州长宣布很多新的限制,然而他却没有变动参加婚礼和葬礼的人数。我相信这是神的工作。
  • 母亲的安息礼拜有 ZOOM 和 YouTube 直播

因为疫情,此次母亲安息礼拜有直播,我们在海外的亲人朋友才有机会透过直播参加安息礼拜缅怀母亲。疫情固然不 好,然而我们的神能使不好变为好,使灾祸变为祝福。“我

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罗八 28)

  • 今次操作和放映直播的大功臣是我们教会的干事。整个直播非常顺畅。若母亲早两个月过世,当时疫情刚开始,教会的干事也可能还不会如此驾轻就熟的操作直播。
  • 天气预报葬礼当天下雨。当天确实有下雨,似乎天也在为母亲的离世哭泣。然而安息礼拜前没有下雨,之后到坟场有下小雨,但很快雨停了。棺木从车出来一直到下葬,整个过程雨都是停的。而且下葬时有阳光照射,似乎天在欢迎母亲回天家。

母亲生前最喜欢的短歌之一:“主爱我必爱到底“。感谢主,的确主爱母亲且爱她到底。神从来不误时,也不误事。祂的时间最美 好。

如今母亲歇了地上的劳苦,安息主怀。赏赐的是耶和华,感谢天父赐给我们如此爱主的母亲。感谢赞美主,我们身为神的儿女的,因为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成就的救恩,我们可以放胆向死亡夸 胜:“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

(林前 15:55)

在此我要特别谢谢母亲 35 年前移民到澳洲之前的教会(也是我儿童时代的教会),马来西亚吉隆坡卫理公会福建堂,以及西马华人年议会卫理妇女会顾问团,执委与属下十个教区 82 间堂会妇女

会。谢谢他们还记得母亲,并及时于南钟报(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刊物)刊登母亲回天家消息以表记念。

附註:此见证作者古洁璧姐妹乃吴玉琳姐妹(古维华夫人)的小女儿。吳玉琳姐妹曾任马六甲堂和南部教区妇女会会长(1960-1970),吉隆坡福建堂妇女会会长(1977-1980), 南中教区妇女会会长(1981-1982),西马华人年议会妇女会会长(1981-1984)。1985年移民澳洲墨尔本。2020年6月10日安息主怀,享年96岁。